一个多么令人费解的族群!

在法治社会,只要你不触犯法律,无需向任何人屈服;
而在人治社会,无论你触不触犯法律,必须要向权力屈服。
所以,法治国家的人是站着的,人治国家的人是跪着的。跪着的奴隶不思站立,却嘲笑站着的公民碍眼,这是一个多么令人费解的族群!
——陈丹青

此条目发表在时评分类目录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9 + 6 =